“黄鹄号”的船体设计与制造,将面临什么挑战与困难?

图片 1

1862年,也就是清同治元年初,两江总督曾国藩为抵御外敌入侵和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决定自出资金建造我国第一艘蒸汽轮船,扩大水军实力。然而,既无经验又无设备,负责造船的技术人员华蘅芳和徐寿经过三个月时间,终于研制并装备出了轮船的制动设备——我国第一台蒸汽机,准备进行试验。令人没想到的是,蒸汽机仅仅发动了一会儿就停了。然而,看到试验失败,这时,一些反对洋务派的官员纷纷开始说风凉话:早就说咱们造不成这东西嘛!还是请洋匠吧。即使是这样,坚持“师夷制夷,不能为夷所制”的洋务派首领、两江总督曾国藩还是决定由华蘅芳和徐寿自行建造。他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蒸汽机图

更多精彩内容,锁定4月19日6:30播出的湖北卫视《大揭秘》《“黄鹄号”诞生记(下)》。

图片 2

图片 3

曾国藩

图片 4

预告视频,先睹为快!

就在华蘅芳和徐寿积极为建船做着准备之时,曾国藩听说太平军将从美国购买新式炮船,心下大急,如今自己造船显然远水解不了近渴,朝廷这下也终于大为恐慌,便决定立刻向英国订购兵轮七艘,然而,当时的清朝水师根本不是现代意义的海军,既无兵更无将,无奈之下,只好让英国总兵阿思本成为当时海军舰队的司令候选人。1863年清同治二年9月,阿思本率领舰队驶抵上海,还在英国招募了六百名海军官兵,表面上看,英国人是在帮助清朝镇压太平军,实际上是要控制中国海军,继而控制整个中国。因此,在曾国藩、李鸿章等人的力阻之下,清廷决定连船带人全部退货,并为此赔付了七百万两白银。就在清政府忙于买船退船的同时,华蘅芳和徐寿的造船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然而,此时的曾国藩也意识到,既然买不了外国船,制造现代轮船也不可能总靠手工作业,于是,一位在中国近代史上颇有影响的人物,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他究竟是谁呢?

阿思本官方画像

1863年10月,华蘅芳和徐寿也很快又建成了一艘长约三丈,也就是三十尺的使用暗轮的小型木制机动轮船。但是由于缺乏经验,汽锅不能连续供给蒸汽,小轮船慢慢行驶了一里就停止了。曾国藩在上奏朝廷的“新造轮船折”中记载了此事:“同治二年间,驻扎安庆,设局制造洋器,全用汉人,未雇洋匠。虽造成一小轮船,而行驶迟钝,不甚得法。”华蘅芳和徐寿很快找出问题所在,立即对汽锅和船身进行改进,用炉管锅炉代替了原来的汽锅,于12月20日再次进行试航,曾国藩亲自登船参加了航行。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试航终于取得成功!于是,曾国藩对造船的信心大增,在日记中写道:新造之小火轮船,长约二丈八九尺,因坐至江中行八九里,约计一个时辰可行二十五六里。试造此船,将依次放大续造多只。随后,华蘅芳和徐寿按照曾国藩的意见,将这艘试验性的轮船放大一倍多,并对在试航中发现的一些技术问题再次作了改进。然而,就在华蘅芳和徐寿感觉造船胜利在望的时候,内军械所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让华蘅芳和徐寿两人左右为难。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和制造蒸汽机一样,要造船设计工作必须走在前面。因此,这时华蘅芳的工作格外紧张。首先,他通过各种办法,找来了许多中国古代的史籍图书,查找中国历史上各朝代有关船的记载。接着,他又对这些历史上的材料加以对照和研究,逐渐掌握了中国历史上有关造船和船的运行等情况。但是,光了解历史和书本上的显然不够。于是,他开始频繁出现在长江岸边。这一天,华蘅芳只带了一点吃的就来到一个修造船场,观察一只正在修理的大帆船。当这只帆船修好要进行试航时,太阳已经西下,而且江面上波涛汹涌。“我也随船看看试航的情况行吗?”华蘅芳向修船工提出了请求。因为多少天以来,华蘅芳几次来到这里了解修造船的情况,有些船工都认识他了。“天晚些不要紧,风浪大一点更能摸清船的性能。”华蘅芳这样说着。“那好,你跟我们一起上船吧。”见船工同意了,华蘅芳便从船头走到船尾,认真观察船的动向,他一边看,又一边在思考些什么,这时,忽然一个大浪打在船上,溅得他浑身是水,可是他人仍然站在那里深思着。

华蘅芳

安庆内军械所

图片 5
展开剩余86%

从1840年道光年间开始,两次鸦片战争,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闭关锁国的国门。随后,以曾国藩、李鸿章等人为代表的洋务派,迅速在全国各地掀起的一股“师夷之长技以自强”的改良运动。曾国藩首开先河,开办起了洋务运动的第一个工厂——安庆内军械所,制造洋枪洋炮洋船。要说造洋枪洋炮还算容易,但是要造机动船,当时的中国,既没有机器工业,也没有钢铁工业,连一颗螺丝钉都造不出来。不仅如此,此前中国历史上别说造船用轮机了,连蒸汽机也没人造过。再加上资料缺乏、设备简陋、原材料不足等等一些问题,初次试验失败,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1862年8月2日,也就是清同治元年,经过几个月的改进之后,由华蘅芳设计、徐寿主持制造的蒸汽机又要进行正式的试验了。当时,管理“军械所”的大小官员又纷纷来到了现场。广大工匠也照样围站在蒸汽机的四周。华蘅芳和徐寿镇静地站在蒸汽机旁准备操作和观察。当烧锅炉的工匠把蒸汽烧足以后,徐寿亲手开动了,刹那间,机器发动的轰鸣和圆轮的旋转声交织在一起,响彻试验全场。这一次,他们能否成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