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经邦,人才为急,直击体育产业人才痛点-决胜网

“未来体育一定是和社交、社区等有着紧密联系,所以我认为需要有互联网思维的跨界人才不断补充到体育行业中,”
宋华珍向记者介绍,博众天承的体育行业和其他行业跨界人员占比接近5:5,“跨界人才有他们独特的优势,对于团队做了一部分补充,看问题的角度也都不一样。”

而体育产业概念已经超脱了体育本身,更多的是包含了经济、商业、贸易、管理等宏微观层面的含义和语境。因此,复合型人才应该是包含上述范围的全面性人才。对于复合型人才的渴求最有说服力的应该是体育产业前线的那些领导者。青鸟体育董事长卞光明表示:“体育产业目前缺少可以把公司从0带到1的复合型人才,具有全面综合素质,多种能力。”

缺哪种人才?

宋华珍谈到了面试时遇到的一个现象,“我发现60%以上的面试者,参与过线下的赛事组织、执行,也写过一些策划方案,这些人往往自我感觉都比较良好,觉得自己有一定经验,拿过来任何一个项目都会游刃有余。”宋华珍表示,这部分人眼高手低。

体育产业的提法是伴随着46号文件出现的,在这之前,体育之于中国只是竞技层面。所有的中国体育的从业者大多都是教练员、运动员以及服务竞技体育的行政人员。这些人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保证在国际大赛中多拿金牌。

需求就是市场,面对如此巨大的人才缺口,高等院校已经开始体育产业相关人才培训方面的探索,意图培养一批“跨界”人才。

虽然体育产业在中国经济长河中只是浪花一朵,但它一定是最绚烂、最湍急的。2014年国务院出台《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国体育产业2025年产业总规模超5万亿元的宏伟蓝图不仅是信号,也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三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但难题依然存在,源头就是人才的匮乏。正所谓,治国经邦,人才为急。

曲向东表示,自己的公司需要专业基础扎实,又具有跨界思维的人才。

目前来看,体育产业缺少人才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人才储备量很少,第二个原因缺乏挖掘人才有效渠道。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只依靠中国体育原有的人和模式难以成就体育产业2025年5万亿宏大目标。体育产业需要外部力量,不仅需要新资本,更需要新技术、新商业模式和新型人才。

吴经国说:“语言的沟通要毫无障碍,不光能讲,要讲的有深度,能看能写,这是最基础的;所有的国际体育单位都是代表国家去的,虽然不是政府组织,但是代表那个国家的‘体育’与代表国家是同一个性质;不了解规则,就不能深入体会、欣赏那个项目,所以对比赛的规则、性质要了解。”

作为支撑塔尖和塔身的塔基,纪宁认为需要的是“单点优势的专业人才”,“至少有一门手艺、懂一门专业的执行人才,目前中国体育产业缺少大量执行人才”。

中国体育产业对人才的渴求和人才储备的巨大缺口已成为当前主要矛盾。缺少综合能力强的复合型人才是大家的共识。

“从公司业务发展来说,我需要从前期调研,到准备筹备,再到项目落地都能够很好把控的这样一个综合能力强的人,具备一定格局和眼光,才能协助公司往前发展,但这样的人才是非常非常缺乏的。”宋华珍一连用了两个非常来强调人才的难得。

纪宁用金字塔来比喻体育产业的人才需求。

纪宁提到体育是没有圈的,所谓体育圈、体育人,都是一个伪概念。“原来学体育的人把自己画地为牢画了一个圈,传统体育人思想还是很固化的,有自己的思维定势。”他说。

“金字塔塔尖的体育领袖人才要通晓国际体育的玩法和规则,了解世界体育产业的进程格局,要有领袖气质、有power、有vision、有国际化视野。”纪宁说,中间的体育产业支柱人才需要的是大量的体育产业的跨界经营管理者,有非常丰富的专业经验和创业阅历,能够独当一面。

宋华珍说:“现在各个协会也在脱钩,协会里的一部分人专项能力非常强,执行能力肯定也过硬,但从体制内走到体制外,无论是工作方式还是工作性质都有很大差别,对于这样的人才到底怎么使用,怎么培养,也需要一个过程。”

图片 1

追本溯源,人才匮乏是上述问题产生的根源,尤其是欠缺复合型人才。《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从业人员数超过600万人,产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达1.0%。跑马圈地阶段过后,体育公司必须找到支撑其持续健康发展的动力——高素质复合型体育管理人才。

纪宁表示,从商业和产业角度而言,都需要复合型人才才能发展。脱离以前对于“体育人”的概念,转向经营,懂得体育产业各细分领域的规则和玩儿法。

国际奥委会执委兼国际拳击联合会(AIBA)主席吴经国在接受互联网+体育记者采访时提到,最顶尖的体育人才需要具备三点基本素质:国际语言能力、对国际政治要了解、对体育运动项目要了解。

构建人才金字塔

在经过三年野蛮生长后,体育产业站在了关键节点。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截止到目前,52家挂牌新三板的体育公司已有50家发布了2016年年报。50家公司共计实现营收79.8亿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为2.51亿元,2015年该数字为-4.4亿元。

对于创业型公司而言,既需要“一专多能”,也需要饱满的工作热情。宋华珍以自己为例称:“我并不是一个工作狂,但因为喜欢体育,我的工作热情在不断高涨,工作中出现问题,我能去攻克、解决它,我对工作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精神,对于我的家庭也有正面的影响作用。”

近几年,跨界很时髦,有媒体从业经历的行知探索创始人曲向东深有感触,他说:“跨界特别重要,现在哪个行业都缺人,都觉得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本质的原因就是每一个行业都在发生变化,都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样子。”

北京博众天承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宋华珍也坦承,博众天承作为一家体育创业公司,可以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和职级以及发展空间,但招募到合适的人才还是很困难。

虽然相比2015年,行业盈利能力有明显改善,但问题依然严峻,主要表现为,体育公司盈利能力普遍不高,净利润低,2.51亿元平摊50家公司,平均每家公司净利润才0.05亿元。外界普遍认为,体育产业整体而言,规模普遍较小,欠缺龙头企业,大多数公司自我造血能力差,依靠融资存活的公司不在少数。

除了复合型人才,宋华珍认为实操型人才同样稀缺,她说:“大家意识到体育是需要融入大众生活,更注重线下的这么一个行业,所以我们更多需要的是实操型的人才”。

维宁国际体育商学院院长、维宁体育创始人、互联网+体育中国会秘书长、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项目中方院长纪宁对此深有体会,他说:“最早大家认为的体育就是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体育产业和体育经济的概念是没有的,复合型人才就是指将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带向商业体育的一种人才。”

体育没有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