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鸦与鸽子

寒鸦见到一批不担心吃喝的白鸽舒畅地住在鸽舍里,便将团结的羽绒全都涂成浅森林绿,跑到鸽舍里,与她们一块过活。寒鸦从来不敢出声,鸽子便以为她也是只鸽子,允许她在—起生活,可是,有二回,他不稳重,发出了一声叫声,鸽子们马上辨认出了他的原始,将她啄赶出来。寒鸦在鸽子那里再也吃不到食了,只可以又回到他的同类这里。但是她的毛色与以前不一样了,寒鸦们不认得他,不让他与他们一块生活。那样,那只寒鸦因想贪得两份,最终却大器晚成份都没拿到。

那有趣的事是说,人们应该满足于自身全体的东西,贪心不足,最后会空白。